公务员网
教育改革

在线平台成超纲教学的“新土壤”?(2)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7-23


随着在线教育的发展,线上平台也成为了学生参与学科培训的“阵地”。图/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于某家长朋友圈截屏。

  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持续推进,记者发现,有不少培训机构的线上课程存超前超纲问题

  (上接D01版)

  机构

  部分机构转向学科能力培养

  2月25日,教育部等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整治校外培训。政策下发后,部分机构宣布不再举办杯赛、测试、集中分班诊断等活动。4月,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学而思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学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全国160家校外培训机构共同签署了《校外培训机构自律公约》,承诺避免“超纲教学”“强化应试”,绝不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等。

  政策背景下,教培行业开始予以应对。课程内容上,头部企业转向对学科综合能力的强调,如:近日,一封《学而思对内部学员信》显示,升级小学数学暑期课,课程设置上提高了与生活的贴近性,增加动手环节,建立多元能力评价体系。并指出,新课程严格对标《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课程体系交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审核。

  新东方泡泡少儿则针对一年级学生推出首款数学绘本《有趣的数学》,宣布将立足于培养孩子的数学思维、独立思考与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相关绘本课程将于今年暑期落地部分校区。

  除了机构自查自改,部分城市相关政府部门已出手进行突击检查,广州、西安等地已有不少违法违规培训机构被限期整改甚至关停取缔。按照《通知》要求,专项治理第一阶段全面部署和排查摸底,要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

  家长

  部分家长表示有拔高需求

  然而,家长对拔高超前课程仍然有需求。来自北京的王女士孩子在读小学二年级,她为孩子报名了学而思的语文、数学课程。在她看来,有选择性地购买一些校外培训课程是很正常的教育需求。“我给孩子报数学培训班,关心的不是孩子是否在小升初的选拔中有什么优先权,只是希望他能在学校学习中不掉队。”王女士告诉记者,孩子所在班里有许多孩子在校外机构学习,他们在学校就显得不吃力,具有一定优势。

  对于拔高内容,四年级学生家长于女士则表示,假期里提前学习下一学期甚至是下一学年的知识是自然而然的事,这样孩子在新学期中的学习就不用太担心了。

  特别是随着在线教育的逐步发展,不仅仅线下,线上平台也成为了学生参与培训的“阵地”。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课程中心副主任王凯表示,“在线教学具有更多的隐蔽性,不需要实体地点,监管起来会比面对面授课更难,部分线下课程内容可能会向线上进行转移。”

  焦点1

  综合治理是否涉及在线教育机构?

  针对此类线上课程是否违背《通知》要求以及专项行动对线上培训机构有何要求等问题,记者发函询问教育部,截至记者发稿时,教育部负责人尚未回应。相关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综合治理行动主要还是针对线下。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课程中心副主任王凯认为,虽然《通知》里没有对线上或线下的教学形式做明确说明,但是它对课程本身是有要求的,在线教育的内容难度也必须符合课程标准。

  上海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要治理超纲教学关键是要立法。不是说线下办不下去了就可以跑到线上去办,线下怎么回事,线上就怎么回事。”

  北京四中网校校长黄向伟认为,目前国家在在线教育方面的法律法规相对不完善。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可依据,教育部此次行动也就没有明确到底如何去治理线上培训机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线上培训机构就可以违反规定去开展一些超纲课程,不管线上线下机构都应该去遵守《通知》要求。“我判断,时间应该不会太久,国家会出台相关的管理办法。”

  焦点2

  在线教育离规范化有多远?

  黄向伟表示,当下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都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企业,而非在教育部门取得办学许可、培训资质的教育机构。“应该说,现在国内没有一家真正有在线教育办学资质的机构。”

  熊丙奇表示,上海曾进行过摸查,发现有六成的教育机构都是不合法的,要么有照无证,要么有证无照。全国范围都是这样。线下都是如此,线上更加严重。为什么这么多机构都是无证无照呢?因为办证门槛太高了。这最终导致,一是无证无照的机构取缔不了,因为庞大的市场需求存在,第二,准入门槛太高,导致大企业大机构行程价格垄断。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降低准入门槛,把机构纳入监管体系。问题不在于是民办还是公办,也不在于是线上还是线下。现在的监管貌似很严格,但会导致大量无证无照机构处于灰色地带,加之市场需求是旺盛存在的,没有形成完善的法律体系,最终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 政策解读

  相关法规尚待出台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程知音

  在4月20日教育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之前,我国对在线教育并没有相关规范。而《征求意见稿》规定:利用互联网技术在线实施前款规定的文化教育活动,以及职业资格培训或者职业技能培训活动的,应当取得相应的互联网经营许可,并向机构住所地的省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申请办学许可。

  但是,这一规定是原则性的,这并不具有操作性。因为由省级人民政府批办学许可证时,必须有个审批文件依据,如对在线教育的师资、场地等的要求。目前征求意见稿里没有提及这些相关标准,还需要不断完善,因此真正的落地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

  有业内人士透露,《征求意见稿》第一次真正涉及在线教育的办学资质问题。这释放了一个积极信号,接下来在线教育机构会一步步被纳入监管范围之中。“目前处于一个政策过渡期。征求意见结束、条例正式出台之后,在线教育机构必须要向教育行政部门申请办学许可。”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新闻调查】幼儿普惠教育离我们还有多远?

  • 石家庄爱眼医院开展“快乐植树 共创家园 ...

  • 教育部强调师德师风第一标准:严重违规者将...

  • 自治区人大常委一行深入回民小学开展民族工...

  • 中外戏剧人共论戏剧合作

  • 新增VS. 撤销?!报考专业新走向都在这...

  • 《丝绸之路——从蓬莱到罗马》:中国人眼中...

  • 新生扬帆起航时,听听一年级班主任的苦乐酸...